历史

降准落地 股债汇历史走势一览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跟踪全球38家央行动态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全球央行已合计降息32次。根据Wind梳理,在刚刚过去的8月,在37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中,共发生了17次净降息。

  据央行,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央行决定于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在此之外,为促进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答:此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全面降准释放资金约80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1000亿元。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的法定准备金率为6%,是金融机构中最低的,已处于较低水平,因此此次全面降准不包含这三类金融机构。

  答:此次降准与9月中旬税期形成对冲,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仍将保持基本稳定,而且定向降准分两次实施,也有利于稳妥有序释放资金。因此,此次降准并非大水漫灌,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答:此次降准释放资金约9000亿元,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还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可以降低贷款实际利率。定向降准是完善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三档两优”政策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这些都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招商证券谢亚轩研报分析,9月4日国常会会所提到的“坚持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并适时预调微调,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引人关注。“普遍降准”,一方面有利于向金融机构提供“便宜”且长期的资金支持普惠金融、小微企业融资,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解决流动性分层的问题;另一方面也为四季度潜在的债券供给提供了对冲的选项。

  天风证券孙彬彬研报分析,随着我国外储告别高增长阶段,法定准备金“长期深度冻结流动性的利器”的作用不断弱化,准备金率的下降是长期趋势。如果从发展阶段(主要是资本流动)来看降准空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应该可以降至6%以下的,达到3%至4%的水平。

  距离美联储利率决议还有不到两周时间,关于美联储降息呼声日渐浓烈。9月初,FOMC票委、圣路易斯联储主席詹姆斯-布拉德(James Bullard)表示,美联储在9月会议上应降息50个基点,以超越市场对降息的预期,及预防全球风险因素。

  9月6日,加拿大央行副行长Schembri表示,如果有需要的话,加央行可以降息至负利率。

  根据Wind梳理,在刚刚过去的8月,在37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中,共发生了17次净降息。

  以下是近期新兴市场经济体降息的一些详情,除了中国香港和3个中东地区国家是跟随美联储降息之外,其他经济体对降息的原因解释都提到了应对经济下滑。

  印度尼西亚8月22日降息25bp,该国央行表示尽管全球经济放缓,但希望推动国内更快的增长,目前利率为5.5%;

  墨西哥政策制定者在8月15日,将关键贷款利率下调25bp至8.00%,这是自2014年6月以来的首次下调。该国央行表示,通胀放缓和经济放缓加剧,并刺激了人们对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可能即将到来的预期;

  埃及央行8月22日将隔夜存款利率下调150bp至14.25%,这是自2月以来再次降息,此前7月通胀数据明显低于预期;

  秘鲁央行8月9日将基准利率下调至2.5%,但强调其决定不一定意味着开始宽松周期。降息理由为由于对经济放缓的预期日益增长;

  塞尔维亚央行在8月8日将基准利率再下调25bp至2.5%,这是近几个月来的第二次降息,以进一步促进贷款和增长,也是市场感到意外的一次降息;

  菲律宾央行8月8日下调基准利率25bp至4.25%,并为进一步宽松政策打开大门,以支撑经济。此前受政府支出和私营部门投资停滞的影响,菲律宾经济增长下滑至17个季度以来的最低点;

  印度央行8月7日实施2019年的第四次降息,降息幅度为35bp至5.4%,凸显对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担忧;

  白俄罗斯央行8月7日将主要利率从8月14日起的10%下调至9.5%,即降息50bp;

  泰国8月7日意料地下调了基准利率25bp至1.5%,表达了对泰铢坚挺的担忧,并旨在刺激经济恢复增长;

  沙特阿拉伯、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几国的央行于7月31日下调了主要利率以保持货币稳定,为十年来首次。不过这几个国家降息与经济关系不大,主要是这些国家的货币都与美元挂钩,存在与美联储的决定保持一致。

  巴西央行自2018年3月以来首次降息,7月31日将基准利率降至6.00%的新低。这是在广泛预期的宽松周期中采取的一项积极举措,旨在为萎靡不振的经济注入活力,防止通胀率下滑到远低于目标的水平;

  阿塞拜疆央行7月26日表示,已将再融资利率从8.50%下调至8.25%;

  俄罗斯央行在7月26日下调了关键利率25bp至7.25%,并表示今年晚些时候可能再降息一至两次,因为俄罗斯面临着缓慢的经济增长和放缓的通胀。目前,市场预期俄罗斯央行在本周五再次降息25bp;

  土耳其央行在7月25日将其关键利率下调425bp,至19.75%,以刺激经济;

  南非央行7月18日如期下调了主要贷款利率25bp至6.5%,但语气谨慎,暗示尽管通胀温和,但未来削减借贷成本并非定局;

  分析称,预计美联储7月底的降息效果大约需要一年时间才能传导至新兴市场,而新兴市场8月的降息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产生积极效应。也就是说,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经济数据很难会有所改善。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跟踪全球38家央行动态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全球央行已合计降息32次,全球各地货币决策者合计降息幅度已达13.85个百分点。

  不计入2018年实行的两次降准置换,国务院常务会议此前已分别于2014年4月16日、2014年5月30日、2017年9月27日、2018年6月20日提出定向降准,央行在2014年4月22日、2014年6月9日、2017年9月30日、2018年6月24日宣布定向降准,对应降准执行日期分别为2014年4月25日、2014年6月16日、2018年1月25日、2018年7月5日。

  此外,央行今年1月4日宣布降准,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同时,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央行表示此次降准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

  统计显示,不计入本次操作,2014年以来,央行已累计实施了至少15次降准操作(部分实施全面降准同时进行了定向降准,均纳入降准统计。1月降准分开计算。不计入2018年两次降准置换)。

  其中,2014年两次定向降准,A股市场主要指数在3个月后出现上行;2015年五次定向降准,叠加牛市效应,除了当年6月、10月指数回调外,A股市场主要指数一周、一个月、三个月期间均出现明显上行。

  此外,今年1月份实施降准过后,A股市场主要指数一周、一个月期间均出现明显上行。

  债市方面,数据显示,历次定向降准对于债市影响明显。其中,2014年4月份定向降准实施一周后,中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直降4.92bp,单月降幅更是达到了17.20bp。而当年6月份的定向降准,中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一周降幅也达3.25bp。

  2015年五次降准,中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更是从当年3.70%的高位,一度逼近2.70%。而2018年初的定向降准,中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一周降幅也达到了3.69bp。

  汇市方面,2014年以来,央行至少有4次降准过后,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出现了上涨情况。不过总体来看,定向降准对于汇市影响并不明显。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QQ:

电话:

邮箱:

地址: